大发时时彩

【巾帼风采】酸甜苦辣王大姐
来源:水电五局 作者:陈勇 时间:2019-03-11 字体:[ ]

“王姐,还有汤圆吗?”

“每人10个,你已经吃了20个了,还要……?”

“我还想再来点”。

“没有了,计划的每人10个,你来得晚,剩下的都给你,我马上再给你煮点”!

“今天是元宵节,吃着汤圆心里美滋滋的!”

“想多吃点,谁让你不早点来!睡懒觉还想多吃!美得你!桌上还有馒头、烙饼、蛋炒饭和稀饭!”

这是去年元宵节项目食堂的一段对话。

王姐是谁?

她叫王大蓉,2011年来到水电五局赞比亚的34公里公路项目,随后转战赞比亚下凯富峡水电站项目,在食堂一干就是8年,如今已年过50,职工们都习惯称呼她为王姐。

王姐脾气火爆,她经常“提醒”食堂里面帮厨的当地雇员:“食堂卫生打扫彻底没有,消毒工作做到位没有,蔬菜洗干净没有,工地送回来的饭盒及时洗没有……”。王姐对食堂卫生的要求特别高,这一点常让帮厨的当地雇员“怨声载道”。有一次,Mercy摘完一筐莴笋叶之后只是轻轻冲了一下就放在备餐区。等到要炒菜时,王姐发现莴笋叶没有洗干净,顿时抓起莴笋叶就质问Mercy,一通批评之后,Mercy被停工半天,好好反省。

王姐除了脾气火爆,还很“抠门”。这一点经常和王姐出门买菜的司机Golden深有感触。关于这个问题,Golden半开玩笑的抱怨着:I’d like to choose a girl like her to marriage, however, I’d keep an enough distance from her if I could choose a boss. (我很愿意和一个像她一样的女孩结婚,不过如果有机会让我选择老板的话,我要和她保持足够的距离)。Golden耸了耸肩,接着说道:和她出去买东西,我总是很累,因为她早上五点就出门了。比如去Kaful镇买鸡,她从不买养殖场养的鸡,她喜欢买当地农户散养的鸡,这样就必须去得很早,而且还要跑好几个地方才能买够。等找到鸡之后她并不着急买,还要讲价。她好像很享受讨价还价的感觉,有时竟为了5克瓦查(约合3元),她用她那蹩脚的英语和农户讨价还价比划半天。当我想到今天还要买那么多东西的时候,我真是替她着急,我实在无法理解她斤斤计较的做法。还有去屠宰场买牛肉的时候,要花很长的时间。我是一个基督徒,受不了屠宰场里面牛被杀的时候凄惨的哀嚎。而她好像忘记了自己是个女的,完全不顾及屠夫们强买强卖的架势,仔细地挑选着最好的牛肉。选好牛肉之后眼睛还要死死的盯着秤,防止屠夫们耍手段。钱货两清之后,她才放心地离开。

买菜时,如果想买的菜买不到怎么办呢?这难不倒能干的王姐。王姐常说:毛主席说过“自己动手丰衣足食”。她知道职工们喜欢吃的蔬菜在当地市场上没有,她很快托休假的同事们带了蔬菜种子,在营地的后院开辟出一块地,自己风风火火地干了起来。犁地,除草,播种,施肥……,一样都不输给农民伯伯们。不仅自己干,还培养了几个当地雇员做兼职“农民”。王姐一有空就去菜地,悉心指导这几位“农民”兄弟干活。说来也怪,这几位“农民”兄弟悟性特别高,很快就能领悟中国式农耕文化。播的种似乎也“争气”,都在“努力”生长。一季下来第一次试验的辣椒、丝瓜、冬瓜、苦瓜、茄子这些常见的蔬菜竟都顺利从菜地“毕业”了,争先恐后的赶往食堂经历“烈火重生”。上菜的那天,职工们在食堂吃饭时都在议论:今天的菜口味有点辣,还有苦瓜和冬瓜!辣点好,辣着舒服,就是这种辣让我想到了家乡的味道。听了职工们的议论,王姐来劲了,又托人从国内弄了一批种子来,准备扩大“农场”规模。这回这几个“农民”兄弟可不愿意了,抱怨道:我妈让我来项目,学点手艺搞建筑,现在看样子是要让我长期当“农民”,这让我回去怎么跟我妈交代?!王姐一听,火爆脾气又上来了,涨红着脸,连说带比划崩了好几个单词出来。如果把这几个词连接成句子,再通俗的翻译一下,大意应该是:搞建筑的就不吃饭了?!吃饭比啥都重要!这几个“农民”兄弟拧不过王姐,默默拿着锄头挖地去了。这次王姐比第一次种菜还要“用心”,几乎天天去菜地指导并督促他们干活,还撂下狠话“菜种不出来,别想拿工资”。工地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,这几位“农民”兄弟就这样重复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。这样的情景给简单、枯燥的项目生活加了点诗意的话,这几位“农民”兄弟在此刻又出现在中国采菊东南下,悠然见南山的田园生活之中。等到收获的时候可把Golden乐坏了,为啥?小白菜、大白菜、油麦菜、西红柿、西葫芦、豇豆、芹菜、四季豆、莴笋,把食堂的冷库塞得满满的,他再也不用五点出门买那么多菜了。

业余时间王姐也不闲着。天热的时候给大会儿熬绿豆汤。晚上放一大桶水在冰箱里制冰,第二天中午给师傅们带到工地解暑。谁如果晚上加班回来误了饭点,王姐会把饭菜留好,并把食堂的灯留着。工地上的大老爷们衣服破了不会补,扔了又舍不得。海外水电工人常年在深山工作与世隔绝,买件新衣服是大家从来不曾奢望的。衣服破了,得缝!谁会?这时大伙儿找到了王姐。王姐也不推辞,有求必应。起初她手工缝衣服,速度慢,于是申请买了一台缝纫机。有了缝纫机的她像得了宝贝一样,给大家补的衣服更多了。有时他还带着“长辈”口吻,提醒找她的90后:“你怎么这么不爱惜你的新衣服,这么好的布,才穿了几天就扯烂了,钱可不好挣啊!”

王姐是项目工会分会女工委员,她喜欢跳舞,她组建了一支广场舞队伍。对队员的选择,王姐可是很严谨的。她力邀了项目的老中青三代人加入舞蹈队,还发动了几名爱跳舞的赞方员工一起跳。用她的话说:“广场舞,广场舞,就是要大家一起跳,我们跳舞不分年龄,不分国籍。”这一跳,在项目部产生了广泛影响,吸引了很多职工自发的参与其中。于是一道风景线就这样形成了:每天晚上七点,王姐站在广场前面领舞,会跳的同事跟着王姐的节奏,欢快自然的舞动着身体。不熟练的就跟在中间拼命跟上前面的节奏,不会跳又想跳的蹑手蹑脚的站在最后,做着各种滑稽又好笑的动作。还有一部分干脆就像国内的广场的大妈大爷一样,坐在旁边看。看啥呢?有的为了看他们滑稽的动作,有的纯粹是感受气氛,还有的若有所思的望着满天的繁星,嘴里不知道在自言自语着什么。时间让这支队伍越来越成熟,今年春节,还登上了项目春晚的舞台。他们用他们动感的舞姿,撞击心跳的节奏为项目的文化生活增光添彩,拉近了中赞员工的距离,诠释着水电人乐观向上,快乐自信的青春。

天有不测风云,王姐的丈夫去年突患癌症,需要大笔医疗费。得知此事,项目部工会分会迅速号召大家为王姐捐款。捐款的地方设在了项目会议室,职工们涌到会议室,排着队捐款。队伍从长长的会议室里一直延伸出去五六米,大家面面相觑,神情凝重。然而当项目部几经周折将善款送到王姐手中后不久,她的丈夫却因病情恶化太快,医治无效,匆忙撒手人寰了。那段时间,没有人知道身在国内的王姐是如何度过那段艰难的日子的。料理完后事后,王姐回来了。白天做饭,收拾菜地,晚上缝缝补补,偶尔看大家跳跳舞。只是据夜班警卫讲,有个房间晚上有点奇怪,一会儿亮灯,一会儿灭灯,直到深夜。大家和王姐聊天都刻意避开这个话题,努力寻点开心的事情。

日子就这样简单的重复着,每个人也自动地重复着每天一样的剧本,没有丝毫变化。唯一有变化的是食堂的菜品又增加了:空心菜、棒菜、上海青、广东菜、苦菊。职工们吃得不亦乐乎。半年之后,王姐又回到了舞蹈队,她又站在了队伍的前面,穿着干净的运动鞋,领着大家跳着职工们都熟悉的《小苹果》。




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
浏览次数: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